• 2014-11-25不许丧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bobobaby7-logs/272029982.html

    图注:香槟威士忌龙舌兰啤酒加上可乐,这杯“没有脚的小鸟”献给30岁的哈尼懒。一起相亲相爱的我们仨。--amor

    昨晚很high我很真。

    时到此刻,我还没有完全从宿醉中清醒,却又要开始新一个睡眠了。宿醉可怕,一年也有不了一两次。我只是仰仗着酒量还好的理由,扮演着懒小姐千杯不醉的角色,目睹眼前人一个个喝到趴下。昨天,我第一个趴下了,很不好。

    30年前,呵,我也可以这样开场了。30年前的23号6点,出生。可能爸妈都没想过我未来会在做这个工作,按照他们的想法我大概应该成为科学家。我那被扼杀了的服装设计的理想,想来真的脆弱,然而一气之下就成了一个学霸过的女同学,不务正业。如果给我再选择的机会的话,我可能还是会去做设计吧,做个心灵思想都奇怪的人也是奇妙。

    要是没有07年的坚持,我也不会认识眼前那些一起喝酒的死党。

    23日晚上。我拍下D给我写的生日快乐po上朋友圈。瞬间接受了雪片似的祝福。Caipirinha开场,喝得脸红红微醺,然后第二杯。结账转场。一瓶啤酒之后,沉闷气氛在3秒drink的玩儿法里打破。我抱着瓶子喝了三秒,整个人像被点了,烈酒一旦开始就无法止息。Tequila的后作用太大了,我舔了虎口的盐粒儿,咕咚一口干了第一杯,咬着柠檬片还能感知到酒精烧着嗓子从食道进入胃里的感觉,嘴里酸,胃里烧,是啊,我没有吃饭就开始喝酒。

    我不知道我自己什么时候就high了,隐约记得过半后,我突然开始哭。我记得我们曾经聊过,人在喝醉之后的状态,有人哭,有人笑,有人撒酒疯,有人说英语,有人安静坐着,有人已经没有什么状态,吐成了sb。我一直嘲笑没酒量就不要喝的人。我喝多了的时候大概也就是安静的做个美少女默默看大家抽风。可是30岁的我,第一次在喝大的时候放声痛哭,我真被自己吓到了。

    我。受。到。了。惊。吓。

    我的胃里翻江倒海,我一直羡慕那些吃多了抠嗓子眼浪费食物的人。我觉得他们很勇敢,不怕胃液腐蚀食道。盐酸酸度的力量我还是熟悉的。那么我才知道,食物的最大魅力不是在餐桌上的形态,而是在入口咀嚼后经过嗓子下咽那个瞬间,或者说是吃这个行为的G点,路过嗓子就会high。食物倒着出来的过程,也很嗨,像是断舍离,只是食物再次路过嗓子的过程,实在让人痛苦不堪。

    我吐了,自己,后背有人猛力的再拍打我,我那一刻只是本能的想把让我致晕致幻的东西从身体里拿出去。仅此而已。然后又是一场埋头大哭。眼泪真的都没有经历鼻子酸一下的过程,直接像是坏了的水龙头。流个不停。

    我回到家,洗了澡。躺在床上。睡眠两小时,八点,起来工作。出门头是晕的,腿是软的。口渴,头疼,嗓子也说不出话。脸肿得像包子,本来也是包子,像发面发过的包子吧那就。脑子时刻处于不转的状态。一天,我丝毫没有感觉到任何温暖,连出租车司机都不知道要关上车窗,我没有提醒他,一路吹着冷风,可能这样不会想吐吧,一路啧啧骂着路况的司机大概一点都不爱他的工作。加上北京这走走停停加上司机没事儿急刹,晃散黄儿了也是常有的事儿,何况酒醉未消除。

    回到家晚上六点。中午喝了粥依旧让人不舒服。不想进食任何东西。打开电脑写了两篇稿子,改了作者的稿子,我想我最爱的依旧还是工作(你说的一点没错),办理了值机,用10分钟打包了行李箱(无论是一天还是10天半个月的出行,10分钟已经是最长时间)。然后洗澡,躺下,开始打开微信,看昨天的留言,ly的二姐的表哥的Jessie的他的她的他们的。忠言逆耳,能量补给。

    不许丧。一起丧。
    我要睡了。你写完早点睡。
    你是真的睡吗?别骗我。
    我也不知道,我努力。
    要真的睡着。乖啊。
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