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4-12-09推拿:一个人的虚荣心爱上一个概念 - [电影/音乐记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bobobaby7-logs/272046546.html

    《他妈的》,我是在听尧十三的那首歌。他妈的推拿。突然还想起他的一首曲子《我想念你一如独自撸管的悲伤》以及歌曲《宝贝说再见》。

    念叨了太久,最后还是自己最有行动力。决定看到订票到到达moma,20分钟。这场坐满,真是罕见。周末的北京,还是太冷,尤其一个人看电影。

    电影从开始就令我感到不适,小马抹脖子,然后到王医生自残砍胸,都红手指被夹,金嫣的爱情,小马被打,卖身的小蛮等等。实在太疼了。我都觉得好疼。可是我就是没哭出来。我感受不到。

    {小人物}
    整个电影目不转睛,我试图从黑暗的电影里揣摩他们的心情。我觉得他们那么远,又觉得他们那么近。曾经讨论知足的问题,在一切肢体残疾的情况里,失明是最痛苦的。我可以不说话,不听东西,但我不想看不见。

    你说这些盲人的生活离你很远,你根本接触不到小人物,可你就是小人物啊。世界上有两种人,看的见的,看不见的,看得见的人有些事装作看不见,看不见的人很多事都看得清清楚楚。其实,每个人都是小人物,每个人都是普通人,有情爱欲望,有困苦艰难,有幸福时刻。那天看到个采访,里边说“xxxx,穿着xxx,戴着xxx,很xxx,根本看不出什么不同,就和普通人一样的balabalabala。”可是再怎么牛的人也不就是普通人吗?普通人,小人物。谁也不能剥夺谁的权利,谁也别滥用手里那点权利。

    {爱情}
    “对面走过来一个人 你撞上去了 就是爱情
    对面开过来一辆车 你撞上去了 那是车祸”

    呵呵,但是,有时候撞上一个人,也可能是比车祸现场还惨烈的一件事。而有时候撞上一辆车也可能会是一段爱情。世间的事儿,谁说得准呢?不是么?

    小马和小蛮,沙复明的相亲与都红的未果,老王和小孔,金嫣和徐泰来。他们表达了关于爱情的各种可能。这与失明与否并无太多关系。我有时候就想,到底一辈子你需要认识多少人,才能撞上你那棵树桩,才能被猎人捡回家,或者你到底要在树桩那里坐多久,才能遇到来撞树的兔子呢?一个地球上,能遇见就不错了,概率太低,但遇到了还能有点故事留下什么记忆,那就是超小概率了吧?也是得说上一句且行且珍惜了。

    {虚荣心}
    “年纪大了,就想靠着这点虚荣心活着了。”那天我和阿叶说。

    这和都红说的那句有点陪。大多时候,满足的无非是那点虚荣心。而有些时候,所要的不是人本身,而是一种感觉,姑且也叫它“概念”。“我只是喜欢你喜欢我的感觉,而不是喜欢你。”好多时候就是这样吧。谁都不例外。


    可是,

    “宝贝,世界没有永远

    因为我们的人生不是电影”


    (此文未校对)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