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4-12-25《求偶》:爱一个人像是缺氧 - [话剧/展览记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bobobaby7-logs/272063616.html

    人在极high和缺氧的时候状态有点类似。爱一个人有时候也是如此。大脑和情绪都很失控,姑且叫这做短暂空白或者冲动。

    我那天看了一篇文章说,很多传统观念里繁殖欲才是促成男女在一起的根本,尤其是对于老辈人来说,他们希望子女在适婚年龄结婚生子,却不曾想他们想要的是什么。而所谓的爱情,就只能呵呵。别谈什么爱情。想来人类进化大概也是从最原始的繁殖欲开始,才造就的庞大的人口。可作为现代人,繁殖欲早就应该被抛弃了吧。也不一定。

    今天看了话剧《求偶》首演,剧围绕着女主沪上寻爱,四组爹妈在人民公园为子女求偶相亲的事件展开。层次分明,剧情推进很有节奏感,尤其是三组孩子和父母较劲那段儿,流泪到不行。

    女主说,爱一个人很重要。于是女主和父母编了个谎拉开了上海寻爱之路,从安徽老家奔赴上海,话说如果真是为了寻爱,也不必如此舟车劳顿。毕竟她倒背如流的爱情宣言最后一句,还是要找一个爱人和她一起回家,干嘛还跑去上海。

    爱一个人真的重要吗?我倒情愿最后男主(阿文)对女主说那段话作为整剧结束,倒也是合乎当下:我不可能和你在一起。阿文对女主说:如果你和我妈掉河里,我会救我妈。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唯一。这个是真实的。现在什么都是快节奏的时代,交友约会到结婚产子,最简单直接的办法就是以貌取人。长相OK,看条件,条件ok才有机会开始交往,大家都没有学生时代那种肆意浪费时间你来我往慢慢爱的时间。直接摊牌是相亲成功的捷径。可很多人不愿意。

    泪点部分是两处,之前说的三组家庭对话,然后就是男主播找妈妈那段,我也和他同步在问自己,能描述妈妈的模样特点吗?我可以。能描述妈妈的详细信息吗?我可以,比如背生日手机号身份证号等等。甚至或许那个主播(应该是gay,猜测)不能出柜,心有苦衷,但妈妈一直热情帮他求偶,一直纠结于生孩子的事。这也是我身边有些小伙伴的苦恼,家里人不知情,七大姑八大姨不停介绍女朋友给他们,但他们又不可言说只能不停逃避或者各种借口。个中滋味吧。还有骗爸爸有男朋友要一起去美国那姑娘。是有多难才能编故事让家长放心啊。心塞死了。

    在叛逆的道路上从年轻时候的走到黑后到长大后又能走回来,这才是成熟的标志。“生活就像一列火车在快速的向前走。好不容易去钻进头等舱。你发现还在这车上。”

    离开校园的襁褓,成为独立的人以后,先要学生存,才能生活吧。我并不相信当今社会的男人,会迷恋一个喷着六神花露水,大唱纤夫的爱,并跳蝴蝶舞的没有工作只一心寻爱的姑娘,而能让他笑的也不会只是简单的一个八分钟,我相信也许是他们的第二次偶遇。又或者是好奇心让人去想了解一个陌生人。人与人认识的几率很低,能二次见到更是极小概率事件。可能就是那句童话里的故事都是骗人的。但如果真有第二次,那就是福和缘。就像我一个女朋友说,如果第二次再遇到他,我就和他搭讪,结果真的就遇到了,然后就真的在一起了。存在即是合理。只是它依旧是个小概率事件。不可复制。

    “爱情重要吗?”并不重要,爱情虽好,但它不治感冒。
    “爱情重要吗?”确实不重要。因为只有合适才重要。

    我想起我最爱说的一句就是:我不重要。这是一种逃避不愿承认的抱怨,在失望的时候所说,比如 我没那么重要,你该干嘛干嘛去吧,什么的。这个答案可以不必过多解释自己的存在性已经失去的耐心什么的。

    你饿了,面前有一碗面,不好吃,你也觉得好吃,因为你饿。你饱着,就算是再好吃的东西摆放面前,你也不想吃,因为多一口都会难受。你用永远无法替饿着的人去操心,也无法去分享一个饱着的人的快乐。就是这样。

    “如何去爱一个不爱的人,如何不爱一个人爱的人。” 人怎么就那么麻烦?!

    关于西藏,女主一直说西藏。那里让“身体下地狱,灵魂上天堂。” 可能身体部分说的是高原反应,也可能是别的。很多人把去西藏比喻灵魂洗涤的地方,所以灵魂上天堂,因为那里离天最近。可是去西藏真的可以吗?就当个旅行吧。就别扣高尚的帽子了。

    爱一个人。有时候只是满足和享受去爱上一个人这种爱的感觉而已。


    (此文未校对,也没通读,困得睁不开眼睛了。引号里文字多为话剧《求偶》台词)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