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5-02-20旅途|看不见的城市 - [港澳台湾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bobobaby7-logs/272119143.html

    by 郭小懒

    创造美发现美,就像是刷了迎街面墙漆的住宅楼,只想把光鲜的一面示人迎合大众,而破败斑驳的一面都不足以让外人看,这就是城市两面的缩影。
     
    从机场一路向市区,鳞次节比密密麻麻的细高型住宅楼让人压迫和逼仄。如果你有印象的话,应该会记得英国牛津郡摄影师詹森·霍克斯航拍系列中香港部分,高耸的公寓住宅,密密麻麻的鸽子笼窗户,50平的房屋可以布局出两室一厅,这就是大部分在香港生活人的活动空间,而那天听Cathy说,九龙新开盘的小区,单价可以卖到一平十几二十万的房子,一开盘就立马售罄。这就是城市富人与穷人间越来越大的差异。在歌颂和谐的人的心里,看到的永远是住宅楼外立面的鲜艳颜色。
     
    汽车驶向城区,街道开始喧闹也开始拥挤起来,人们面无表情的穿梭在步行道上。我最不喜欢的就是交通灯滴滴滴的催促声,紧迫感催促人迈步疾行。又是两面,过马路的行人希望绿灯长些,而等待的车辆希望所行一路都是绿灯。所处的角度不同了,心态自然不一样,大多数人不愿意换位思考,屡试不爽。
     
    我站在一个卖水果摊前,彩色的热带水果一个个儿的都洋溢着一种自豪的神态,连卖水果的老伯都面带红光,应该是今天进的货都属上乘。选哪种好呢?我想。职业病是的举起手机欲拍水果,大叔一脸不悦骂骂咧咧要赶我离开,我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妥,我应该提前和被拍的水果们打声招呼,以示对水果的尊重。于是,在他话音未结束之前,我指着水果们说这几种都各称一斤,他突然变脸,取起水果扭头去称,并大悦的招呼我今天水果很新鲜的多选点,然后示意随便拍别着急。我未再拍照,付款,走掉。人有时候还真的蛮有意思的。
     
    我站在菜市场的肉档后面,远远的看着大婶挥刀,刀刀用力,剁在砧板上,整扇的牛羊猪被分割成小块,kuangkuang有力。好害怕。血色的灯光照在血色的肉上,大婶穿着雨鞋,踩踏在湿漉漉的血水浸着的地板上。撸起来的袖子里露出了粗壮湿润的小臂。鸡笼里的鸡惊恐的看着四周,发出哀嚎。是啊,谁也不知道下一分钟的命运如何。好在人吃人还并没有大肆流行。
     
    我在一家卖清补凉的店里坐下。咳嗽多日的病急乱投医,终于还是要向中医求救,为了在秘籍飞行里的不趴下。只有速度解救。各式药丸像吃饭一样大口送入。最终还是无济于事。在店里喝了大婶给的感冒汤,加上拔罐刮痧的一顿猛虐。病算好了一半。有时候不得不想。感谢北京,起码看病吃药我还没那么费劲。虽然被烂空气狂堵车虐得更惨。但,是这样,我可以说它不好,但别人不行。这是护犊子吗?
     
    未完待续(无图版)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分享到: